炫XAUN

查看个人介绍

期望被蒼爹收養的棲時QAQ
網癮少女不可欺
丹珠七水只要70元

剑三——玩笑(唐丐)

一個讓我很喜歡的唐丐文

时尔时异:

前几个月的作品,本文的开始目的为看了浮灯大大制作的视频,心绪难以平息的冲动之作。本文与原视频的主人公没有关系,人物原创,情节走向大纲按照视频节奏。文内游戏设定可能有改变吧,唐丐。请不要纠结职业推出的时间什么的,作者其实只是个水货游戏的很多事都不清楚,有BUG请宽恕!浮灯大大视频的地址: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1559248/


 


【正文】


 


歪歪频道,名为江湖不忘的帮会,此时聚集了不少人。


在人数最多的子频道,正开着麦序模式。此时一个马甲顶着【丐帮丨醉饮狂歌】的人正占据着一麦的位置,公屏上刷花的速度很快,一群名字看起来就是妹子的人正在疯狂的刷着什么。


名字前的绿灯闪烁,他开口,是极温润的男声:“咳,今天是庆祝咱们帮第一帅炮的生日,外加庆祝他找到妹子!我就唱首喜庆的歌吧!”


伴随着《分手快乐》的伴奏,一群人在公屏吵吵着‘醉饮干得漂亮’……


曲终,本来所剩无几的麦序又被管理翻了番。


“我说……你们也知道我只会唱悲伤的歌儿的,这日子口就别让人家扫兴了呗?”麦上的他显然不想多待,百般推脱的想要下去围观。公屏却没一个想放过他,什么‘你都要A了,以后我们就听不到这么好听的歌声了,还不多给我们点补偿’云云。


叹息。


这人一看就是好说话的:“正主,唱几首,别嫌我不和场合哈!”


马甲【唐门丨君顷墨】在公屏回复:“别想太多,听歌而已,没那么讲究的徒弟弟。”


得到回复,他仿佛还反应了一会,鼠标的双击声,伴奏也响了起来:“拿手的。”


公屏沸腾,又一波花刷了起来。


所有人都爱听他唱《丑八怪》,他们都说这是除了原唱最好听的版本。


他也最喜欢唱这首歌,因为他觉得,自己就是这样一个丑八怪。


 



丑八怪 能否别把灯打开


我要的爱 出没在漆黑一片的舞台


丑八怪 在这暧昧的时代


我的存在 像意外



 


犹记得几年前的相识,丐帮在帮会领地凑热闹的时候,见到一只传说中很厉害的唐门。那时他的真搭档假情缘,一个女玩男号的妹纸很开心的说你们是一个城市的。就那么谁其自然的加了好友,传说炮哥都是高冷的,他也没想过主动去勾搭什么。


又是偶然一次到帮会频道凑热闹,他被赶上麦唱歌。用一曲《丑八怪》征服了所有妹子,也被汉子们冠以‘帮会好声音’的恶俗头衔。有人忽然将那个唐门也抱上了麦序,连麦。那人开麦,低沉的声音就像带着电流,击中了他。与专业相关,他对声音的敏感度与要求都是极高的。就那么简单,这个人就获得了他的好感。他疑惑的问:“怎么了?”大家起哄,说两个人都是好声音,就在一起吧。他囧住,对方却轻笑:“哦我认得,那个丐哥吧,我要丢肥皂了哦。”在一片欢呼中,他竟觉得自己的脸有点烫。


 



有人用一滴泪 会红颜祸水


有人丢掉称谓 什么也不会


只要你足够虚伪 就不怕魔鬼 对不对


如果剧本写好 谁比谁高贵


我只能沉默以对 美丽本无罪


当欲望开始贪杯 有更多机会


像尘埃一样的无畏


化成灰谁认得谁 管他配不配



 


那个时候的他,或者说游戏里那个他,还是一个不堪一击的小角色。在向亲友求助时,一推荐二转手,最后竟然又遇到了那个唐门。那人爽快的收了亲传,告诉他每天都要做些什么,教他配装帮他收装备带他下本。慢慢的关系变得亲密,交谈也不再那么拘束。开始的时候,他叫他师父,偶尔卖萌会叫师父父。后来,多了很多外号,弱智炮、炮哥哥、期末……无论他怎么叫,对方都照单全收。他的丐帮越来越好,可迟迟也没选择走哪条路,也一直都没有进哪个阵营。这个师父也没强求,一切随他。每天日常清完,就会和他,和亲友们混在一起。玩游戏以后最开心的日子,他总是这样标记那段时光。


他从没逃避面对自己的性向,于是当他感觉对师父的感情发生了变化,没什么挣扎,他就选择放任这情绪恣意生长……他想着,只要不说就可以了吧。


直到那年七夕,师父召请他到了唐门。站在幽冥渊冰蓝色的地上,他给他炸了一颗真橙。


帮会也炸开了锅,不断有消息蹦出来……他整个人都在发呆,对方的人物却像他走了几步,密聊里出现一句话‘不还我一颗吗?’……


从那天起一切就乱了套,他本流水般的感情化为猛兽。他开始不满足,开始贪恋和他面对面的时光,甚至开始渴求抛开屏幕的面对面。而对于他的变化,那个人依旧照单全收,偶尔还会主动跟着他胡闹。帮会的朋友们都调侃,他们也是有情缘的人了,彼此。


他得到了他的真实名字、他的手机号码、他的很多很多故事。他们会挂在歪歪频道自己的小房间里聊天,一边在游戏里看着风景,一边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什么。听起来两个人都是那么随意,天知道每一次,他都会小心翼翼的斟酌遣词造句,一句话在口中打转几次才敢说出,他的语音录音已经放满了一个文件夹。所有人都在说他们在一起了,到后来,他自己都要这么觉得了。可是还差点什么,就是没有一个见面吧。他并不丑,甚至算得上好看。所以他不会羞怯,可以说他很早就开始期待这么一天。


于是某天一起熬夜的时候,他装作不经意的问,师父你在哪个区啊?对方也随意的回复了。他又问你在哪个大学啊?对方没说话,过了一会笑出了声,又告诉了他答案。他想,他一定什么都知道,他的小心思他没有说出口的话……


第二天迷迷糊糊的醒来,洗漱完,坐在沙发上呆滞的啃着面包。不知哪儿来的冲动,他抓起钱包和手机就冲出了家门。打上车,跨越了半个城市去找他。到达的时候他才发现,钱包里的钱付了车资就剩下不到一百了,返程的钱都不太够。犹豫着走进有他的地方,小心翼翼的观察着。如果是他,在走过这条林荫路的时候会想些什么呢?


拨通他的电话,见到他的人,告别。


短暂的见面,那个人如他所想是个与声音一样出色的人。他对他说了很多,颠三倒四的把原本的台词都毁干净了。他却没有说太多,总结起来就是一句话那么简单。大概就是‘我对你的喜欢只停留于二次元,我没有能力保证这段感情在三次元可以存活’。回程的路恍恍惚惚,他在城市的地下,乘着列车穿梭。从家那站走上地面那一刹,夕阳正好落尽。


他忽然有点庆幸,庆幸这场见面还算早,庆幸那个人比他清醒的多。于是他带着笑走回家,当看到镜子里的自己,他被虚伪的表情刺痛,流出了泪。


他逃避着桌面上那个图标,却忍不住。就像他多想潇洒一句‘江湖不见’继续自己的游戏人生,就干脆的和这段没有结局的感情说拜拜。他自己都想笑,因为他永远这么不切实际。像是被过度保护的傻子,总在想一些不可能完成的事。


那天开始,他依旧与那个人维持着以前的模式。渐渐地他都快忘了他到底有没有和他见过面,都快忘了他曾说过他喜欢他。这样含混着,他也觉得不错,或许是疯了。


 



如果世界漆黑 其实我很美


在爱情里面进退 最多被消费


不管同样的是非 又怎么不对 无所谓


如果像你一样 总有人赞美


围绕着我的卑微 也许能消退


其实我并不在意 有很多机会


像巨人一样的无畏


放纵我心里的鬼 可是我不配



 


那天以后,模式一切没变。他们还是会一起做日常,偶尔他也会跟着师父的小号去混一混竞技场。他还会用师父练双人轻功,还会故意的把帅气的唐门摔来摔去,伪造成弱智炮又断腿的样子。如果说有什么变化,大概是他越来越喜欢截图这个活动了,哪怕只是唐门一个远远的背影,他也会点击截图,收藏起来。


认识了越来越多师父的亲友,从这个人的口里那个人的调侃中,心里埋藏着的那个人的模样越来越清晰,却越来越遥不可及。就算这样,他也满足。偶尔在梦里,他会梦到那个人穿越遥远的距离向他跑来。就像那天,他穿过校园,带着一颗忐忑的心向他靠近。


游戏里的亲友,现实里多年的朋友戳了他,问他是不是来真的了。他不会撒谎,他说是。


“他不可能给你圆满,请你珍重自己。”


朋友这样对他说。


他努力回想,究竟何时他开始‘不珍重自己’的。想不起了,好像一开始就是这样。


 



丑八怪 能否别把灯打开


我要的爱 出没在漆黑一片的舞台


丑八怪 在这暧昧的时代


我的存在 不意外


丑八怪 其实见多就不怪


放肆去HIGH 用力踩


那不堪一击的洁白


丑八怪 这是我们的时代


我不存在 才意外



 


越喜欢越卑微,越知道不可能越极力想维持的久一点,越知道一定会分离越想让自己将头埋进沙里装作什么都不知道。如果,他总是在夜深人静躺在床上时,在心里对自己说。如果他是个女孩,或者他是,这份感情或许早就开花结果。可现实就在眼前,他这一生,永远也不可能在大家的祝福中幸福。甚至……可能都找不到那份幸福,也说不定。


那天,他如往常登陆游戏和歪歪。收到很多妹子的安慰,她们说‘醉饮别哭,渣攻我们不理他’然后又会带着调皮的表情补一句‘玩笑玩笑,你也要快点找到自己的情缘哦’……他没有回复,只是在闪烁的头像里找到那个人的,点开。


 


漂亮的收尾,伴奏也在钢琴敲击声中慢慢走向尾声。


公屏又是一阵爆发,大家都在为他鼓掌。他睁开眼睛,看着桌上的台灯,这光芒可真刺眼啊。


他在大家的挽留下又翻找起伴奏列表:“那我再唱两首,两首就走咯。”


“在唱之前还要借用师父的生日会,说点自己的告别词。谢谢帮主和夫人不嫌弃我水,感谢亲友们的陪伴,感谢师父,祝你和师娘长长久久。以后我家小萌萌就拜托你们了,哈~”他这样说着,双击一首伴奏:“倒数第二首,谭维维,我忘了说。”


 



你忘了说我们曾经幸福过


不在身边也要自己好好过


如果有人问起你会怎么形容我


你爱过的或只是朋友


 


我忘了说决定不再等你了


相信时间会让我们更成熟


从此以后各自坚强去面对生活


我会微笑继续向前走


我忘了说谢谢你爱我



 


也算有上千个日子的陪伴,也算有上千张截图的见证,也算有上百段录音记录着那些相伴的时光。也算还有它们,记得我们曾经有过一段没有结局的感情,虽然就像个玩笑一样。


他打开频道面板,看着大家刷着的话。有人祝他三次元一切顺利,有人挽留,有人说什么时候想回来大家随时都在。角落图标闪动,他点开。那个人的备注依旧是师父,师父说,祝你早日找到自己的幸福。他回复,谢谢,同祝。


 


“最后一首歌,送给一个我喜欢的人。这是一首充满恶意的歌哦~哈哈。”他的嘴角扬起,真心的因为自己的形容词笑出了声:“虽说恶意满满,但也只是因为我喜欢你。”


伴奏迟迟没响,他也沉默了一会:“其实我不太适合唱女生的歌,但是为了‘恶意的诅咒’你,我决定挑战一下。谢谢你的认可,也希望你记得我的喜欢。”


“田馥甄,你就不要想起我。”


“希望你在以后的漫长时光,不要再想起我。”


 


【正文完】


 



评论
热度(33)
  1. 炫XAUN时尔时异 转载了此文字
    一個讓我很喜歡的唐丐文
©炫XAUN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