炫XAUN

查看个人介绍

期望被貓咪收養的棲時QAQ
網癮少女不可欺
丹珠七水只要70元

剑三——玩笑续(唐丐)

續集#陰險

时尔时异:

前文续,HE




费南笙出生在书香世家,从曾曾祖父开始世代文人。祖父母和父母都是名牌大学的教授,亲生哥哥也已踏上出国深造的光明大道。他对自己的人生毫无计划,只是按部就班的走着。大学,他开始住校。第一次逃离了家庭,在那里他交到了不少真实的朋友。在他们的带动下,他人生第一次开始玩游戏。武侠类游戏,他选择了比较中意的门派开始了旅程。


或许身为学霸,大家都觉得他会在游戏上栽个跟头。只可惜对于一个爱好钻研并愿为此努力的人来说,这些都不算什么。于是当看着费南笙在游戏里越来越耀眼,几个一起玩的朋友都开始失去了兴趣,相继告别了游戏。费南笙没有挽留,自己玩也无所谓。


后来一直单打独斗,觉得独行侠更潇洒的他,被忽悠进了一个帮会。帮会里的人都很可爱,他也开始学会把聊天软件挂在帮会的频道,听他们各种闲聊。大家越来越熟悉,他也去买了麦,参与进了语音聊天的活动中。


帮会发展很稳定,有专职的人负责,他也不用关心。自己做着想做的事,很自由。不自觉的,这里成了他逃避现实的避风港。点击图标,输入密码,进入游戏。现实里诸多的不可以不可能不允许,都烟消云散。他看着成双入对的人们,他看着把搞基挂在口头腻在一处的同性,越发的沉迷在这个游戏中。不是因为好玩,而是因为这里之于他,就是桃源。


 


偶然一次在帮会挂机,听到帮主欢迎新人进帮。那人一开麦,一把清澈的嗓音惊艳了他。但也止于一刹的惊艳,凑巧记住了他的名字和职业。那清澈的嗓音,选择的却是粗犷的丐帮,总觉得这反差也很让人难忘。总之,直到第二次在频道相遇,他还记得这个人。


他来的时候,他正在唱歌,挂在他下面的字幕说这首歌叫做《丑八怪》。他不怎么听流行歌曲,家庭熏陶从小就没听过几首有歌词的歌曲。他戴着耳机,手上做着每日抄写的经文。忽然私聊的提示音传来,他一看,他竟也被塞上了麦序。


“怎么?”他问。


从来跳脱的帮主夫人说:“你们都是好声音,干脆在一起得了,双剑合璧天下无敌~”


听到那人小小的“诶?”了一声,不知怎么,就觉得他应该已经有些窘迫了。恶趣味作祟,他顺从的开了口:“哦我认得,那个丐哥吧,我要丢肥皂了哦。”


只是一句玩笑,他并没当回事。两个人游戏里早已是好友,也不见对方来找,他自然也不会没事找事的凑过去纠缠。就这样各自游戏,他觉得,好像也没再想起过那人。


 


直到一日,游戏里相熟的朋友戳过来,说有个朋友的朋友需要个师父带,是个萌萌的丐帮少年。反正也是无所事事,他就同意了。进了组,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。组里人数是满的,除了他一个唐门和另一个万花,有三个丐帮。不知怎么,他直觉就认定,会成为他徒弟的就是那个禁不住调戏的家伙。果然,的确是他。


成为了师徒,他也有些茫然。作为新手升级时,他没有依靠任何人的帮助自己升级。满级后又在做着各种事情。师徒,无论是徒弟还是师父他都没做过。于是他去找帮主夫人,想着女孩子感情细腻应该会有些帮助。夫人说要先把关系熟络起来,让徒弟信任并亲近你。所以需要给徒弟些关怀和照顾,没事就带在身边什么的。


于是他照做了。


作为独行侠他其实并不喜欢团体行动,可不知道怎么,这一切开始的那么自然。而且就那么顺其自然的延续下去了。明明已经熟络了已经成长了,应该都可以出师了。谁却都没提起,这场培养感情的活动就这样无限期的延续下去了。而他也慢慢习惯,慢慢适应,甚至也慢慢爱上了和他在一起的感觉。习惯每天一上线,看到他在线就组上队。习惯登陆歪歪进入帮会频道后,就直接下跳到他所在的房间。习惯了在失眠的时候叫那人唱一首歌打破寂静……


有一天相熟的朋友戳他,说自己找到了情缘,邀请他到黑龙沼见证他炸真诚。他带着小徒弟去了,场面很热闹,大家各种闹腾,按照安排的位置各种截图……


挂在频道里,他听着徒弟感叹着真棒啊,有个人给炸真诚什么的!太瞎眼了。


忽然有种冲动……


然后不知怎么,糊里糊涂的。他也去买了真橙之心,把徒弟召请到了他最喜欢的地方。当系统弹出提示的时候,刚才还叽叽喳喳的徒弟瞬间没了声音。他的头脑也有点混乱,太阳穴都有些发热,他觉得自己一定是因为天气太热热昏了头。许久,那颗心都消失不见了。徒弟那边依旧没有声音,屏幕里的丐帮也呆立在那里不动。他忽然有点拿不准,是不是做了不对的事情,于是他试探的按了两下W键,开了口。一段静默,声音有些低哑:“不还我一颗吗?”


然后他就看着丐帮消失在了自己面前,正想开口问。忽然一个召请提示,他同意。然后出现在了扬州的交易行边,他刚刚走了两步,一颗真橙便炸开了。真是哭笑不得,原以为是把直男徒弟吓傻了,却没想到对方比自己还要期待吗?一瞬间,他觉得心都软了。他听到对方错乱的声音从耳机里传过来,他说:“诶呀忘了……师父我再给你炸一个行吗?我有特别想去的地方!我们去哪里炸吧……”这样说着,丐帮一扭头,又跑进了交易行。


在徒弟喜欢的地方,一颗真橙之心终于如他所愿的绽开,徒弟说:“师父,七夕快乐。”他这才恍然,原来朋友选在今天,因为今天是七夕。


 


真橙之后,他觉得他和徒弟的关系变了。可他没后悔,甚至他也是期待着这样的关系的。当帮会的大家热烈的围观后,祝福也随之而来。听着大家说着祝福,他觉得眼眶有点热。从初中发觉自己的性向开始,他没有一天不是在恐惧中度过。他很害怕,如果有一天哥哥、父母、祖父母知道了,他该如何再在这个家庭生存下去。他从没想过自己可以按照意愿去选择一个共度一生的人,早已做好与一个不爱的人勉强到老的准备。


这里真的是桃源啊。


屏幕外的他伸出手,抚摸着屏幕里相对而立的两个人物,这个画面真美……


 


徒弟问他大学在哪的时候,他就察觉了,他有点期待,于是笑着告诉了他。但下了线,躺在床上,他忽然后悔了。他仿佛才想起来,这里不是他的桃源。如果他来了,这一切美丽的虚幻终将被打破……忽的,他一颗心就坠落谷底,钝痛折磨。


之后几天他都在忐忑着,忐忑着期盼他别来,期盼这一切还能延续。


但他来了,他小心翼翼的打量他,问:“是师父吗?”


长得很漂亮,眼神很干净,单纯的满目都是闪耀的光,只是看着都能感觉到他汹涌的感情。太危险了,他对自己说,他不可能和这个人在一起。一边听着那人言语胡乱的表白,他一边在心里否定了他们的未来。没有多少犹豫,他直截了当的表达了自己的想法。因为无法面对,他直接转身回了寝室。面对空空荡荡的房间,他忽然流下眼泪来。默默安静了一会,恍然想起那人刚刚提起自己匆忙出来,连路线都没查,回去的车资不够都不知道怎么回去。匆匆跑下楼,那人已经不在……他忽然觉得,可能游戏里的那个人,也不会再见了……


但这次他错了。


他没想到,就算已经明确的说明了,那人还是留在了他身边,却规规矩矩的停留在了他想要他停留的地方。再没有短信和电话,话题也再没提起与现实相关的事,就连偶尔会叫起的名字也再没听到过。他有种想长舒一口气的感觉,这样做了,又忽然觉得心也没了重量,沉到谷底。那可能叫做心疼吧,他这样对自己说,也只是片刻罢了。


 


再后来,家里果然如他所料介绍了一个门当户对的姑娘。姑娘活泼可爱,父亲是位国内闻名的书法大家。他跟女孩坦白,自己喜欢游戏,女孩毫不介意的说要跟过来。于是,在他22岁之际,终于把自己最后的桃源乡也击碎了,留下一个空洞,与现实相连。


 


生日那天大家为他举办了生日会,也庆祝他身边有了一个萌萌的五毒妹子,大家都感叹着他不找则已一找就是一个官配。他没提起这与现实相关,女孩也不多说话,只是作为一个新手的模样与大家打成一片。也是在那天,他的徒弟对大家说:“我要准备考试了,父母说想让我出国读书,所以要A了。”这样。直觉告诉他,这是个借口,但他没什么立场挽留,也并不会这样做。于是告别会和生日会在一道,那熟悉的声音送了很多首歌,也送了很多祝福和感谢。他就挂在那里听着,选择性的忽略了所有其它人,感觉就像无数个不眠之夜,他们挂在自己的小房间里那样。他如诉说般的,只对着他唱着。他说:“我只会唱悲伤的歌。”他在屏幕这边笑,真是太假了。多少次他唱那些甜到发腻的歌给他听,那声音就像糖水一样浸润着他的心,怎么不会?分明擅长的很。


他说不要介意他唱不和场合的歌。


他回复没关系。


他唱了那首丑八怪。


当初相识,他听过。见面后回归游戏那天晚上,他听过。今天,他又听到了。他唱,他要的爱出没在漆黑的舞台。他在心底说,你要的爱,我恐怕是给不了了。光是这样想着,就觉得很疼。替他疼,也替自己疼。若能,多好。


他说最后两首,他说我忘了说。


他唱从此以后各自坚强去面对生活。


打出了字又删除,往复几遍,还是发了出去。


得到他的回复,一句谢谢。同祝。


 


最后他说他要送给他喜欢的人一首歌,他说他要唱一首恶意满满的歌作为诅咒。


他唱夜长梦还多,你就不要想起我,到时候你就知道有多痛。


 


不幸的,他被诅咒了。


 


从他走后的第十个月开始,他开始了他的夜长梦还多。


其实从他消失的那一天起,就早已经开始了……每每登陆游戏,总不自觉打开好友列表,找到单独分组的那个人,那个人却再没有上线过。每每登陆聊天软件,进入小房间,那个人却再也没出现过。每每时间还早,他就已经无事可做,躺在床上……


他把游戏世界当做桃源乡,他把他当做一场美丽的邂逅……却再也走不出来。


你就不要想起我?好像,做不到。


他爬起来,找到这首歌点开,循环播放……


 



明明你也很爱我


没理由爱不到结果


只要你敢不懦弱


凭什么我们要错过


夜长梦还多


你就不要想起我


到时候你就知道有多痛



 


费南笙承认,他望着他的眼镜承认过,他喜欢他。相互的喜欢,的确没有理由错过,也就如同歌词唱的,若不惧怕,多好?记得他唱起这首歌前说过,他说‘希望你在以后的漫长时光,不要再想起我’他说‘虽说恶意满满,但也只是因为我喜欢你’……这或许是个诅咒,但生效的条件一定是,他也喜欢他……正是因为喜欢,错过才如此不甘。


 


他安稳的睡眠越来越少,因为每当入梦,他总会看到那张让他难以忘记的面庞。他仿佛能清晰的看到他嘴唇的每一个动作,看到他在说:“因为我喜欢你。”他在说:“不要再想起我。”多少次他醒过来,心口已痛的没有感觉,他多想在梦里抱住他,喊出声,喊他做不到,喊他想跟他在一起。睡眠不好,心情压抑,他从未如此狼狈过。每天混沌的过,到了晚饭时间,就已经忘了午饭吃的是什么。每天的课还是按时去上,回到寝室却恍然忘记到底有没有去过。


打开聊天软件的录音文件夹,他发现了几个无聊时录下的音频,随手点开一个,那人熟悉的声音唱着那首丑八怪。他忽然就控制不住泪水,自己何尝不是一个丑八怪呢?就算有人赞美,但他的爱也是在黑暗中才能存活的呢……若是公诸于众,还有多少人会赞美?


 


从未有一个时刻如此充满勇气,他选择坦白。


 


他想过坦白,但思考的结果不是被赶出家门,就是一辈子无法再和父母亲近。他没想到,父亲只是拍了拍他的肩膀,告诉他你终于有这个勇气了。原来,他们早就知道……也是,原没有谁能比父母更了解他。母亲说,她早发现过他初中时写的一张日记。那是他从日记本里撕下的一页,被揉成团丢在了房间的角落。那是一封他写给父母的信,坦白了他的性向,坦白了他的恐惧和担心,坦白了他的无助。父母看到了,思考过了,他们选择做孩子的后盾,却不知道如何跟孩子提起,于是选择等待。这一等就是八年,八年以后他才选择坦白。


费南笙从没一刻这样放松,他环住妈妈的肩膀,他说他爱上了一个人,是爱给了他勇气。


 


坦白以后,他决定去追回那个人,只是手机这条路早已被堵死,他只能选择回到游戏求助。因为那里还有一个他留下的朋友,传说是现实里多年的好友,一个叫做溪萌萌的藏剑。就在他离开时,还托付大家照顾的女孩子,只是他走那天,那女孩都没出现。


从帮主夫人那里求来了她的歪歪,通过后就敲了过去:“醉饮的联系方式你有吗?”


“终于忍不住了?可你不还有一个小五毒吗?”对面回复。


他恍惚才想起父母给安排的那个女孩……如果父母早知道他的性向……?


“咳,我爸就是个书法家。挺巧的,我爸不仅认识你爸妈,还认识醉饮的爸妈。”


五雷轰顶……所以醉饮告别那天,不是溪萌萌不出现,而是溪萌萌和小五毒不能同时出现?


“你知道他叫什么吗?”他不知道,那个人从没主动提起过,他也未问,毕竟只是一场邂逅。


“他叫许清和。其他联系方式我不方便给你,不过你现在可以在游戏里搜索一下‘清和道长’”


 


许清和舍不得剑三,就算他和他那段感情告别了,他也舍不得。这个游戏承载了他太多太复杂的感情,于是他披着马甲又回来了。他还是加入了江湖不忘帮会,他请求帮主和夫人帮他隐瞒了身份。创建了新的歪歪,每天安静的挂在频道听着大家熟悉的嬉笑怒骂。只是这次,他是自己玩了,没有一个师父每天带着他。


每天做着日常和零星一些任务,养养马,刷刷声望,玩玩泥巴,这就是许清和的小道长每天做的事情。建号两个月,还是个三十六计的小娃娃。


忽然一个好友提示,一个万花加他为好友,许清和同意了。


随即对方要求组队,许清和也同意了。


那人说:“拜我为师我带你吧,以后你长大了就给我当情缘,可好?”


他看着那人的名字,笑了:“师父,你好……不过这次没法带你装逼带你飞了呢。”



评论
热度(29)
  1. 炫XAUN时尔时异 转载了此文字
    續集#陰險
©炫XAUN | Powered by LOFTER